入选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,对西部大省四川究竟意味着什么?_海南新闻报-海南新闻最权威门户网站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经济价值 > 文章

经济价值

入选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,对西部大省四川究竟意味着什么?

发布时间: 2019-10-23 14:37 浏览次数: 来源:网络整理

每经记者 余蕊均    每经编辑 杨欢

____400086848_wx.thumb_head

图片来源:摄图网

今年是互联网诞生50周年,也是我国全功能接入国际互联网25周年,“数字中国”建设迎来重要一程。

10月20日,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如约而至,“乌镇时间”再次开启。和以往有些不同的是,除了“黑科技”争相登场,一项全新的国家级试验也正式宣布启动——河北(雄安新区)、浙江、福建、广东、重庆、四川等6个试点省市被授予“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”,启动试验区建设工作。

根据《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实施方案》要求,各试验区将坚持新发展理念,坚持推动高质量发展,坚持以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,结合各自优势和结构转型特点,在数字经济要素流通机制、新型生产关系、要素资源配置、产业集聚发展模式等方面开展大胆探索,充分释放新动能。

上述6个地区都不是第一次被委以先行先试的重任,“数字经济”有何不同?

从地区分布看,4个在沿海,2个在西部,数字经济又该如何解区域协调发展这道题?

对西部大省四川来说,明确提出发展“数字经济”不到两年时间,又该如何打造标杆?

1.

2017年,“数字经济”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,自那以后,地方“促进数字经济加快成长”的意识不断攀升,探索持续跟进。

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再次强调,要“壮大数字经济”,深化大数据、人工智能等研发应用,培育新一代信息技术、高端装备、生物医药、新能源汽车、新材料等新兴产业集群。

从地方实践看,以浙江、广东、福建为代表的沿海发达地区,行动更早,收效明显。

以乌镇所在的浙江桐乡为例,世界互联网大会落户以来,过去五年间,数字经济企业数量增长5倍,信息制造业的产值和信息软件服务业主营业务收入每年均以50%的速度增长,“新产业风声水起,新动能澎湃涌动。”桐乡市委书记盛勇军表示,数字经济已经成为桐乡鲜明的特征。

在广东,早在2017年,腾讯即与三大运营商合资成立了数字广东网络建设有限公司,打造出便民小程序“粤省事”。截至今年10月,“粤省事”实名注册用户数已突破1900万,上线700多项服务,654项服务实现了“零跑动”,91项服务“最多跑一次”。

更重要的是,通过不断推进数字化改造,广东信息化能力已升至全国第一,而三年前,还停留在全国第九。

不难看出,无论在产业红利、经济效益,还是在政府服务、社会治理等方面,先发地区已率先发力,进行了许多有益尝试,但由此也暴露出另一个问题——数字经济发展的不平衡。

此次获批的6个试验区中,4个沿海,2个在西部,尽管四川、重庆近年电子信息、大数据应用等数字产业发展迅猛,但大家的产业特点、所处的数字经济发展阶段还存在不小差异。有评论认为,若能充分结合自身优势,开展大胆探索,西部地区有望迎头赶上,上演一场漂亮的“超车”。

正如四川省发改委主任范波所言,被赋予先行先试的权利,无疑将为四川数字经济的发展插上腾飞的翅膀。同时,通过与数字经济的深度融合,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的步伐也必将加快。

2.

2018年,四川省委十一届三次全会明确,将构建“5+1”现代产业体系。其中的“5”是指电子信息、装备制造、食品饮料、先进材料、能源化工,即四川一贯的优势产业,是地方重点发展五大万亿级支柱产业,而这个“1”,正是数字经济。

按照官方说法,积极发展数字经济,就是要发挥这个“1”的撬动作用,推动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发展,培育高质量发展新引擎。

因此,入选试验区,对于发挥数字经济的撬动作用意义重大。正如成都信息工程大学副校长认为舒红平所言,试验区的最大优势就是可以先行先试,对于四川突破长期制约数字经济发展的一些体制机制障碍,具有明显的加速作用。

事实上,一直以来,围绕“数字经济之路应该怎么走”的一个关键问题,就在于体制机制的创新,这又涉及到如何化封闭为共享、使发展与稳定能平衡、让创新和监管“共舞”的问题。

有业内人士曾指出,在我国,海量的数据中,20%是互联网数据,80%是组织数据,组织数据中的80%由政府掌握。目前政府数据共享程度不够、政府数据开放程度不够、政府掌握社会数据不全面的现象依然存在,很大程度制约了数据的高价值释放。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461200600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2108287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琼字002号 琼ICP备09005003号 地址:海口市龙昆北路38号华银大厦20层 删稿联系邮箱:sheng6665588@gmail.com